卢作孚有一个「纺棉花」与「打铁锤」的比方-什么网页游戏好玩-泾阳新闻
点击关闭

曉蓉-卢作孚有一个「纺棉花」与「打铁锤」的比方-泾阳新闻

  • 时间:

孙晋良逝世

盧曉蓉介紹:祖父盧作孚從不贊成用激烈的行動改革社會,而主張用和平、循序漸進的辦法,努力培育和建設一個美好的社會。盧作孚有一個「紡棉花」與「打鐵錘」的比方,他在《這才是偉大的力量》一文中提到:「有力學家算力量,算紡棉花和打鐵錘,以為打鐵錘的力量,絕沒有紡棉花大。紡棉花每秒鐘用一斤力量,十點鐘就是三萬六千斤,並且可以長久繼續不斷地紡;打鐵錘打一百斤就費力,就需休息了。但表面看來,卻以打鐵錘為有力,以紡棉花為文弱。」盧曉蓉介紹:盧作孚認為學校裏的學生「每一個人都有天才,只需要教育去發展他。」對於學生而言,「每一個青年都得認清楚自己的責任是如何去幫助社會,不要誤認為社會只是幫助自己的。」

上世紀二三十年代,中國整個西南地區交通極為落後,既無鐵路,又少公路,唯有川江航運成了出入四川的「黃金通道」。但從清朝末年,西方列強就開始霸佔長江航道。外國輪船公司倚仗其雄厚的資金,先進的技術和設備,一度壟斷了長江航運權。十八歲就參加了保路運動和同盟會的盧作孚經多番思考和嘗試,最終決定以發展交通為依託拓展實業,以振興教育和現代鄉村建設為兩翼,實現強國富民,「將整個中國現代化」為遠大目標。他與幾位志同道合的同鄉朋友,一九二五年在合川籌辦了「民生實業股份有限公司」。他懷揣在鄉間集資而來的八千元和自籌旅費三百元來到上海,在上海合興造船廠建造民生公司第一艘船「民生」輪。輪船取名「民生」就是表明公司要發展民族實業為民謀福利,特別是長江是中國的長江,要由中國人來主沉浮。在盧作孚的努力下,民生公司憑藉安全卓越的服務迅速發展壯大。

「國民黨元老張群曾這樣評價盧作孚:他是一個沒有受過學校教育的學者,一個沒有現代個人享受要求的企業家,一個沒有錢的大亨。」盧曉蓉說,她出生的地方是民生公司在重慶郊區紅岩村的宿舍,房子不大,是木頭樑柱加上竹籬笆與泥土混合的「夾壁牆」結構。房子只有兩層樓,祖父祖母的家在二樓右邊的單元裏,平時家裏人不多,但幾個叔叔姑姑如果放假在家,就會顯得擁擠。

盧作孚重視城市環境建設,他曾把當時臭溝堵塞、污水四溢的重慶北碚建設得像「大花園」一樣,吸引了全國的名士前往。「祖父寫過一副有名的條幅:願人人皆為園藝家,將世界造成花園一樣。這是祖父的美好願景。」盧曉蓉說:「一九九○年我又隨同父母去香港生活了十二年。這時候的香港更繁華,依然很乾淨,很有秩序。每逢飛機飛臨香港上空,我的心情就會平靜許多。不過近段時間,一些非理性行為使香港失去了往昔魅力,很多人避而遠之,這很可惜。」

「打鐵錘」不如「紡棉花」盧曉蓉介紹:盧作孚曾在香港居住一年時間,指揮民生公司海外船舶的營運和北歸,工作之餘則多在招待所閱讀書刊,《大公報》是其了解時事每天必讀的報章。「我從三歲到六歲在香港生活,香港給我留下了非常美好的印象。那時祖父在香港累計住了一年多。祖父在香港,有空就帶我們一家去海邊,去公園,去太平山頂遊玩。」盧曉蓉對大公報記者介紹,香港那時很整潔,很幽靜,很美麗,她讀的九龍塘小學對學生很好,氛圍很溫馨。

「盧作孚於一八九三年出生在原四川省合川縣一個世代農耕的家庭。作為一個沒有念過大學的農家子弟,他卻創造了中國現代經濟史、社會史、文化史、教育史上的奇跡……」在二○一九年國家公務員考試中,一道以「中國現代史上著名實業家盧作孚」為背景資料的題目,讓曾經的一代「中國船王」再次進入大眾視野。盧作孚在一九五二年逝世。對於這位中國航運業先驅人物,香港船王包玉剛曾評價:如果盧作孚健在,就不會有我今天的包玉剛。在盧作孚逝世六十七年之後,他的長孫女盧曉蓉近日接受大公報記者採訪時談及最多的則是:愛國是祖父的人生主旋律。\大公報記者 張帥

在整個抗戰時期,民生公司共有一百一十七位員工犧牲,六十一人致殘,十六艘輪船被炸沉炸傷,其他被敵機炸毀的廠房、倉庫、碼頭、躉船、裝卸機械等也損失甚巨。著名愛國將領馮玉祥曾應邀到民生公司演講,他第一句話就說:「今天到民生公司來講演很是光榮啊,因為很多人稱讚民生公司是救國公司」。

一個沒有錢的「大亨」七十年代末盧曉蓉在上海讀大學時,正逢出國留學高潮,一位當年和祖父一起打拚的前輩對她說,抗戰勝利以後,民生公司的董事會一致決定贈送祖父一些股份,致敬他創辦和經營民生公司有功,但祖父卻婉言謝絕。「如果你祖父接受這些股份的話,別說你,就是你們這一代十幾個孫子女用作出國留學的經費也綽綽有餘了。」那位前輩說。

民生公司在香港也曾有過「驕人」業績。盧曉蓉的父親盧國維是盧作孚的長子,中央大學機械繫畢業之後,經過公開考核進入民生公司工作,一九四九年五月至一九五二年二月期間,被派往民生公司香港分公司工作。盧國維對盧曉蓉多次提起,民生公司能在毫無根基的港、穗、澳地區生存發展並贏得好評,主要不是靠設備條件,而正是靠更貼心的服務質量。初始時,一些香港輪船公司還能和民生競爭,但不久就落入下風。不過,民生公司為照顧香港同行的利益,除不再刊登廣告宣傳外,還主動錯開開航時間,將客流較大的運行時間段主動讓給其他公司,這在香港業界留下了不錯口碑。

拒當高官帶船北歸洞見抗戰必以勝利結局的盧作孚,早早便開始將目光移向遠洋運輸。到一九五○年,民生公司已擁有客貨輪船一百四十多艘,開闢了數千公里的內河航線,並拓展了港澳和東南亞航線,最遠曾到過印度的加爾各答。

一九五○年初,民生公司有二十二艘輪船被迫滯留香港和海外,國民黨海軍嚴密封鎖台灣海峽,輪船要返回大陸,隨時有被攔截扣留的危險。盧作孚周密巧妙指揮,除了一艘輪船被截留、兩艘輪船因太陳舊進行拆賣以外,其餘十九艘輪船都安全返回大陸參加新中國的建設,為發展新中國航運事業立了大功。後來的資料顯示,國民黨政府撤退台灣之前,曾多次派人游說盧作孚出任高官,但都被他婉拒了。

盧作孚逝世的消息,時任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副總理的黃炎培是在一周後才知道的。黃炎培與盧作孚亦師亦友,深交長達近四十年,盧曉蓉的父母親當年結婚時,盧作孚曾邀請黃炎培做他們的證婚人。黃炎培聞噩耗悲痛難抑,寫下一首悼詞,其中預言:「幾十百年後,有欲之君者,其問諸水濱」。

圖:經盧作孚治理後的重慶北碚宛如一座花園,是當時西部地區城市發展典範

當時,長江上游還有四十天左右的中水位,較大輪船尚能航行。盧作孚指揮中國輪船在短時間內就把所有人員和大部分物資搶運到了上游港口,躲過了日軍接踵而來的狂轟濫炸。日本防衛廳資料披露,日軍在戰敗後非常懊悔,認為他們的軍隊在攻佔中國武漢以後,沒有及時攻佔宜昌是他們的一個重大失誤。宜昌大撤退後來被譽為「中國的敦刻爾克」,但在時間上,它比享譽戰爭史的歐洲敦刻爾克大撤退還早了一年半。

有一個家庭生活細節,讓盧曉蓉提到時幾近哽咽。住在紅岩村民生公司宿舍時,有一次家裏打牙祭燉了一隻雞,一身疲憊的「船王」祖父踏進家門聞到雞湯的香味,驚喜地問道:「今天晚上有雞吃呀?」盧曉蓉說,她的母親每說及此事,就忍不住流淚。

盧作孚曾說,他留給子女的財產,只有知識和勞動的本領。因為小時家境貧窮,盧作孚小學畢業就輟學,但他堅持自學,後來還創建學校、圖書館、博物館、科學院,在實業家之外還是教育家、現代鄉村建設先驅和社會改革家。盧曉蓉介紹:「祖父遇到困難不是退縮和消沉,而是想辦法解決。他在萬忙中還一直堅持自學英語,到抗日戰爭勝利不久,他已讀完邱吉爾的《大戰回憶錄》厚厚兩卷和艾森豪威爾的《回憶錄》全卷。祖父的勤勉也是一般人不可及的。」

水濱即泛指盧作孚的航運事業所到之處的水畔。盧曉蓉說:近年「盧作孚熱」悄然興起,「問諸水濱」的人也多了起來。如果讓她回答所應問者何?她會引用祖父定下的事業經營宗旨回答:「服務社會,便利人群,開發產業,富強國家」。

指揮「東方敦刻爾克」抗戰爆發後的一九三八年十月,在長江三峽入口處的宜昌市,堆積了大量從失守地方撤退而來的人員和物資。盧作孚記述:「大半年間,以揚子江中下游及海運輸船的全力,將所有一切人員和器材,集中到了宜昌。揚子江上游運輸能力究嫌太小,漢口陷落後,還有三萬以上待運的人員,九萬噸以上待運的器材,在宜昌擁塞着。全中國的兵工工業、航空工業、重工業、輕工業的生命,完全交付在這裏了,遍街皆是人員,遍地皆是器材,人心非常恐慌。」

耳濡目染中,盧作孚的愛國精神早已深深影響了子女。盧曉蓉介紹,父親盧國維大學畢業前一年,國家徵調應屆畢業生到中美抗日遠征軍擔任翻譯,因為前線戰場充滿危險,許多富家子弟「裝病的裝病」「出國的出國」,而父親自願報名響應,得到了祖父大力支持。「父親一生只寫過唯一一篇關於自己的回憶錄,就是講述這段歲月。他把報效國家的經歷,視作生命中最輝煌的篇章。」盧曉蓉說。

「有欲之君者,其問諸水濱」一九五二年二月八日,五十九歲的盧作孚在重慶的借住處溘然長逝,家人用淚水和黃土將他掩埋在長江南岸的一座山坡上。那裏雖然連墓碑都沒有一塊,但是從那兒可以眺望長江和嘉陵江的匯合處,這裏是他事業的起點,滔滔兩江水見證了他篳路藍縷的一生。

今日关键词:法国大罢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