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分分时时彩开户:私募一哥徐翔離婚案結果或本月出爐 巨額資產待分

分分时时彩开户:

悸動不止。

4月1日,昔日「私募一哥」徐翔之妻應瑩向媒體透露,已請求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法院判令和徐翔離婚,市場的聚光燈一直不肯離開這位曾叱吒江湖的「資本大佬」。

近日,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從消息人士處獲悉,離婚案的結果或在本月浮出水面。

外界亦質疑,這是一次技術性離婚,實為對財產進行自我保全,紛擾不斷。

5月17日,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嘗試聯繫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法院,其沒有給出官方回應。

儘管徐翔入獄已過兩年,但是資本市場的「澤熙系」力量,似乎從未走遠。

勾勒徐翔的資本版圖,無論是其控股的大恆科技(600288.SH)、寧波中百(600857.SH),抑或是其參股的華麗家族(600503.SH)、文峰股份(601010.SH)、康強電子(002119.SZ),還是透過散落江湖的「澤熙人」,都可為A股的浮浮沉沉記錄一筆。

今時徐翔資本版圖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梳理髮現,徐翔打造的「澤熙系」及相關方仍控股了兩家上市公司——寧波中百和大恆科技。

目前,西藏澤添投發展有限公司持有寧波中百15.78%的股權,為大股東,徐翔之母鄭素貞的姐妹鄭素娥持股3.57%。不過,上述方持股均為凍結狀態。

在大恆科技的案例中,鄭素貞持股29.75%,為第一大股東,也被凍結。

在2016年關於徐翔案審理的公開報道中,提及了13家上市公司,分別為:美邦服飾(002269.SZ)、華麗家族、樂通股份(002319.SZ)、明牌珠寶(002574.SZ)、東方金鈺(600086.SH)、鑫科材料(現更名夢舟股份)(600255.SH)、向日葵(300111.SZ)、金科股份(000656.SZ)、萬邦達(300055.SZ)、中弘股份、賽象科技(002337.SZ)、*ST新梅(600732.SH)、文峰股份。

時過境遷后,這些公司的境況也大有不同。

昔日的「翡翠第一股」東方金鈺,2016年作為徐翔「暗倉」被曝光之後,「石頭生意」便不再走俏。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獨家獲悉,國內某持牌投資機構還捲入了東方金鈺事件。截至發稿,東方金鈺的證券事務部電話,一直無人接聽。

境況更糟糕的中弘股份,在上市8年後已經退出A股市場。

僅憑北京遠郊一處地產項目打底,在2010年借殼上市的中弘股份,藉助礦產資源、手游、文旅和「高送轉」等熱門題材加持,市值一度逼近280億元。

2016年4月徐翔案發,中弘股份時任董事長王永紅的名字赫然在列。

5月17日,按照接近中弘股份人士透露,目前中弘傳統業務基本停滯。不過亦有投機盤在中弘退市前夕突擊入股。

美邦服飾則處於「聚焦主業、回歸專業」的轉型中。

2012年是美邦服飾的重要拐點,這一年,美邦服飾遭遇上市后的首次凈利潤下滑,到了2015年,美邦服飾虧損擴大至-4.32億元。

2016年年底,涉徐翔案的周成建辭去美邦董事長、總裁職務,其「85后」女兒胡佳佳接任,成為新任掌門人。

2018年,美邦服飾扭虧為盈,實現營收76.77億元,同比增長18.62%;凈利潤4036.16萬元,同比增長113.24%。

2019年1月,美邦服飾拋出了15億的定增預案,擬進行品牌升級與供應鏈轉型。

目前,華麗家族、文峰股份、康強電子3家上市公司仍為「澤熙系」及徐翔相關方參股。

如華麗家族的前十大股東中,上海澤熙增煦投資中心(有限合夥)以9000萬持股佔比5.62%,位居第二大股東,這部分股權處於凍結狀態。

「對方主要還是財務投資的角色,對公司的經營情況沒什麼影響,至於這部分股權的處置,我們也是要等相關部門的通知。」5月17日,華麗家族證券事務部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文峰股份的前十大股東中,徐翔之母鄭素貞持股2.75億股,佔比14.88%,為第三大股東,這部分股權也處於凍結狀態。

「這是公司個人股東的股份被凍結,就在3月我們發了其所持股份被續凍的公告,至於後續的股權處置,我們也不清楚。」5月17日,文峰股份的證券事務部人士回應。

從披露的公告來看,鄭素貞所持股份續凍時間從2019年3月26日起至2021年3月25日止。

而康強電子的前十大股東中,華潤深國投信託有限公司-澤熙6期單一資金信託計劃持股1443萬股,佔比5%,為第五大股東。

「舊部」散落

儘管徐翔仍在獄中,但散落江湖的「徐翔舊部」仍如星火燎原,他們留下的一抹澤熙魅影,令市場遐想連連。

最為人熟知的葉展,曾為上海澤熙投資總經理助理,至今,網上仍流傳着一篇文章《我的老闆徐翔:原澤熙投資總經理助理親述》,回憶在「私募大佬」身邊工作的經歷。

在公開的媒體報道中,葉展去了齊魯資管(更名中泰資管),其曾管理過齊魯星漢1號、齊魯星空1號、齊魯星漢2號等多隻基金。

2014年11月18日成立的齊魯資管,2017年10月更名為中泰證券(上海)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註冊資本為1.67億元。截至2017年底,中泰資管管理資產規模達到2400億。

在2018年的一篇媒體報道中,葉展以中泰資管CEO的身份接受採訪,提到面對券商資管行業寒冬要轉型。

而昔日澤熙的「八大金剛」,徐峻、嚴鵬、史振偉、趙憶波、張冰、徐正敏、姚佳蓉和魯勇志,雖已離開「澤熙系」平台,但仍通過「澤熙系」控股的兩支——寧波中百和大恆科技,產生着若即若離的關係。

如嚴鵬曾任康強電子董事,大恆科技監事會主席,現任寧波中百副董事長、副總經理、董秘,大恆科技監事長;魯勇志,現任大恆科技董事長;趙憶波,同時擔任大恆科技副董事長、寧波中百現任董事;張冰,現任寧波中百董事。

此外,曾任澤熙投資研究二部經理的徐正敏,現任大恆科技股東代表監事,寧波中百監事會主席;曾任澤熙投資市場部副總監的姚佳蓉,現任寧波中百非職工監事。還有媒體報道稱,曾任澤熙投資高級研究員的史振偉,加盟上海看得文化發展有限公司CFO。

也有部分「澤熙系」投研團隊,轉戰券商行研和公募私募。

如郭紀亭從澤熙離職后,便轉戰諾德基金,在今年2月的報道中,還能看到郭紀亭「擁抱人工智能大浪潮」的表述;孟斯碩也在離開「澤熙」后,先後轉會川財證券及民生證券,後進入太平洋證券,成為一名食品飲料行業分析師。

而疑似「徐翔舊部」,人稱「快刀八郎」的蘇思通,仍在延續一種「快、准、狠」的投資風格。

2016年,「藍海一號」基金,不僅順利躲過2016年初的A股「熔斷」,而且憑藉180.92%的收益率奪得2016年度私募冠軍,成為當年私募「黑馬」。

「藍海一號」隸屬於北京藍海韜略資本運營中心(有限合夥),其法人代表和總經理蘇思通,曾先後任職于北京城建集團、新時代證券。

需要指出的是,蘇思通的另一個大動作,是藉助藍海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在2016年兩度舉牌入主東晶電子(002199.SZ),成為其實控人。

但隨後,蘇本人利用上市公司公章違規擔保,遭到證監會譴責,還陷入民間借貸訴訟,並牽連上市公司,導致其銀行賬戶遭法院凍結。

2018年4月,蘇思通轉手將上市公司實控權賣給了上海富豪——中銳控股集團董事長錢建蓉。

「曙光」再現?

回到澤熙系控股的兩家上市公司——大恆科技和寧波中百,經歷三年前的腥風血雨後,其能否「曙光」再現?

大恆科技目前市值42億元,從紙面實力來看,體量並不龐大。

不過, 5月7日,大恆科技的高管增持公告,牽出一段「澤熙系」往事。

公告稱,董事長魯勇志、董事黃玉峰、董事兼副總裁王學明、副總裁何建國在內的4位高管,計劃在未來半年內增持500-1500萬元。

市場人士分析指出,這是徐翔入主大恆科技近五年來,「澤熙系」核心高管的第一次公開增持。

此次參与增持的大恆科技董事長魯勇志曾任上海澤熙資產管理中心(普通合夥)研究副總監;同樣計劃增持的大恆科技副總裁王學明雖非「澤熙系」,但也曾在寧波中百擔任獨立董事。

主營光學、激光元器件及設備的大恆科技,總部在北京,是一家有着中科院深刻烙印的公司。

1987年,中科院為了響應「科學技術轉化為生產力」的號召,以「中國光學之父」王大珩院士名字的諧音命名「大恆公司」,其於2000年登陸滬市,控股股東為新紀元。

轉變發生在2014年。

2014年11月24日,新紀元將所持有大恆科技1.29億股(佔比29.52%)轉讓給徐翔之母鄭素貞,轉讓價總計12.02億元。在不觸及30%要約收購線的情況下,鄭素貞成為大恆科技第一大股東,新紀元只保留1.14%股份。

隨後,2015年1月,大恆科技曾拋出30億元的定增計劃,如果定增落地,鄭素貞的持股比例將進一步提升至58.72%。

就在2015年10月30日,證監會審核通過大恆科技「縮水」后的定增方案(募資下調至23.93億元)之後兩天,徐翔被警方帶走,這之後,鄭素貞所持1.29億股被公安部門凍結。

當年,大恆科技凈利潤僅為2759萬元,對比之下,其2010-2011年凈利潤高達1.23億元和1.07億元。

那麼,經過三年多的平復,大恆科技現狀如何?

官網顯示,大恆科技擁有大恆光電、大恆照明、大恆光學薄膜、中科大洋、大恆激光等業務板塊。

此外,大恆科技還布局了金融業務,參股諾安基金管理有限公司20%的股份,旗下控股子公司中國大恆持有上海大陸期貨有限公司49%的股份。

「中科大洋和中國大恆是大恆科技兩家最核心的子企業」,一位知情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

至少目前來看,大恆科技的凈利潤正逐年轉好,2016年-2018年其凈利潤分別為2937萬元、3485萬元和5064萬元。

2018年,大恆科技營收33.4億元,同比增長12.68%,凈利潤5064萬,同比增長45.33%。此外,每10股派發現金紅利0.12元(含稅)。

在公司的解釋中,「全資子公司泰州明昕微電子有限公司2018年度減虧13.01%;母公司2017年計提長期投資減值準備1000萬元,2018年未發生長期投資減值,以及參股公司諾安基金2018年凈利潤增長12.86%」是今年營收增長的主要原因。

而四大業務的持續增長,仍需要時間檢驗。

2018年,大恆科技的信息技術及辦公自動化板塊營收增長20%,電視數字網絡編輯及播放系統營收增長10%,但是,光機電一體化產品營收下降14%,半導體元器件營收下降31%。

千里之外的浙江寧波,海曙區和義路的匯金大廈,一幢並不顯眼的灰色大樓,就是寧波中百的辦公地。

2017年春節假期后,在凈利潤下滑20%的情況下,53歲的「徐翔舊部」、前澤熙投資副總經理應飛軍,臨危受命擔任寧波中百董事長一職。

應飛軍的另一個身份,是前寧波證監局稽查處處長、期貨處處長。

作為寧波最早上市的數家公司之一,寧波中百先後更名首創科技、工大首創,實控人幾度易主,直到2014年被「澤熙系」掌控。

投資者也許記憶猶新,2018年,寧波中百與當地另一家上市公司太平鳥(603877.SH),以一場股權爭奪戰重回公眾視野。

2018年4月24日,3月份剛剛成立的一家投資公司寧波鵬渤投資有限公司稱,擬在30個自然日內部分收購寧波中百23.65%-27.65%的股份,要約價12.77元/股,收購成本6.77億元-7.9億元。

隨後,寧波鵬渤的股東方浮出水面:太平鳥的控股股東太平鳥集團出資1.75億元,佔比87.5%,地方國資寧波AMC參股的沅潤投資出資2500萬元,佔比12.5%。

一時之間,雙方劍拔弩張。

到了6月底,原本緊張的氣氛突然出現轉機。

寧波中百大股東西藏澤添投資宣布與寧波鵬渤握手言和,後者同意將要約收購數量減至5.65%,收購價仍為12.77元/股。

此外,雙方簽訂了一份戰略合作協議,「將發揮各方的戰略協同優勢,重振寧波零售品牌形象,努力實現寧波中百新零售業務轉型」。

2018年,寧波中百實現營收9.98億元,凈利潤為3662萬元,實現扭虧為盈。

寧波中百還在2018年年報中提到,2017年9月廣州仲裁委就所謂的「擔保函」作出的由「公司承擔連帶清償責任」的不利裁決,2018年5月,第一次開庭審理,截至目前,本案尚在審理中,公司尚在積極化解「擔保案」所致風險。

此外,作為西安銀行參股方的寧波中百(持有9511.22萬股,佔西安銀行發行后總股本的2.14%),在西北城商行「第一股」2019年3月1日登陸上交所,也收到了其現金紅利475.56萬元(每股0.05元)。

意尔康仓库大火

【分分时时彩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