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极速六合分析:對1574名經理的調查,揭示我們為什麼越來越累?

极速六合分析:

組織應有「關機」的機制,領導者應有「開機」的能力。

文:本刊記者 王爽 責任編輯:李靖

據說人出生后說的第一句話,不論是哪個國家的孩子,大都是「媽媽」或「爸爸」,甚至很多語言在這些稱謂上的發音都有驚人的相似。

但是近期西方社會的一個新聞是,加拿大的一個寶寶,人生的第一句話既不是喊媽媽也不是喊爸爸,而是「Hey Google」!

原因是家裡用的谷歌智能音箱,大人要用「Hey Google」的指令經常喚醒。

雖然谷歌方面表示「喜歡這個故事」。但如此明顯反自然的事情,其實是值得人們警覺的。因為,這其實是哲學上典型的工具對人的異化問題。

工具對人異化離我們一點也不遠。

1930年代,經濟學家凱恩斯曾有個令人振奮的預言:100年後,隨着科技的發達、生產效率的提升,人類將只需要每周工作15小時(平均每工作日3小時!)。

但實際上,近100年後的我們,雖然用着在百年前的人面前彷彿外星文明的技術,但在爭論不休的卻是「『996工作制』到底值不值得提倡?」

最新的消息是,據國家統計局北京調查總隊新發佈的數據,2018年北京上班族每天工作時間,比2008年增長了56分鐘。

終於,通過10年的努力,10年的智能產品普及,和移動互聯應用的繁榮,人們不僅沒被解放,反而過起了更辛苦的日子。

在這些「反常」中,人和組織,都該如何應對?

1

1574人中,科技讓61%的經理無法逃離工作

要說科技對管理者更重要的影響,就是讓你再也無法逃離工作了。「996」似乎已經成為互聯網公司的標配,「7?24」更是乙方公司的潛規則,釘釘、微信、QQ、短訊、電子郵件……這些App讓你處於隨時待命的狀態,但「時刻準備着」的效果如何?

英國特許管理學會(Chartered Management Institute,簡稱CMI)和工作心理學組織(Work Psychology Group,簡稱WPG )在調查了1574名英國經理級管理者的工作和生活狀態后,發佈了《工作生活質量》(THE QUALITY OF WORKING LIFE)報告。

報告顯示,61%的受訪者表示,科技讓他們很難從工作中脫身;20%的人表示他們隨時在線,時刻查收電子郵件;超過一半的人,在工作時間外經常檢查工作郵箱。經理級的員工至少每天增加1.5小時的工作時間,相當於每年額外增加46天工作。這比他們的年假和靈活合同假期還多,相當於加班抵消了年假,更重要的是92%的人在超時工作。這種模式導致1/3的經理感到「超負荷」,認為長時間工作成了他們「別無選擇」的事情。

《工作生活質量》的數據顯示,與初級經理相比,高級經理的工作時間往往更長,他們要佔用更多的下班時間處理工作。

這突顯出一個令人擔憂的現實:管理層資歷的提高與工作時間的延長有關。高級經理是最常見的加班族,而且即時通訊軟件的普及助長了這種「超長待機」的工作模式。即使離開辦公室也無法逃離工作,「停工」的時間所剩無幾。如此超長時間的工作,效果如何?超過1/3(34%)的經理認為,自己的工作效率在70%以下的水平里,能力遠沒有充分發揮出來。

相比之下,只有22%的經理認為自己的工作效率達到了100%。在每周平均工作時間60小時或以上的經理中,他們認為自己高效工作與低效工作的時間幾乎持平。

值得注意的是,高強度的工作無可避免地帶來了高壓力。54%的經理表示,長時間工作會導致更大的壓力。在超時工作人群中,壓力是正常人群的3倍多。

2

解決方案一:組織要有「關機」的機制

雖然科技無罪,但人可以「永遠在線」並不意味着他們應該在線。在科技爆炸的今天,工作與生活的界限更容易模糊,平衡技術價值與生活品質,變得前所未有的複雜。

摩根大通(JP Morgan)和巴克萊(Barclays)等公司推出了「周末保護」政策,以阻止員工在非工作日上班。法國IT服務公司Atos早在2011年就頒佈了「零電子郵件」政策,禁止企業內部電子郵件,這一舉措減少了60%的郵件超載給員工帶來的負擔。

3

解決方案二:領導者要有「開機」的能力

儘管加班成為管理者無法逃避的事,但《工作生活質量》的數據顯示,67%的經理表示他們對自己的工作總體上感到滿意。54%的人認為加班並不會影響工作熱情,而且大多數經理(62%)認為在截止日期前加班是必要的。

為什麼會這樣呢?管理方式與企業文化是關鍵。

《工作生活質量》發現了提升員工敬業度的五大驅動力:工作成就感、團隊歸屬感、與直屬領導關係、決策自由度、職業發展前景。

數據顯示,在工作幸福感高的經理中,約3/4(76%)的人表示,他們為自己的工作感到自豪;61%的人認同公司價值觀,認為自己在公司中受到的是公平對待;直屬領導在激勵他們投入工作和獲得幸福感方面,扮演着關鍵角色,工作幸福感高的經理中,79%的人認為領導信任自己,給與充分的決策自由。

CMI首席執行官安·弗朗基(Ann Francke)在她的另一項研究《管理者報告》(Manager Report)中指出:當好的管理風格盛行時,員工的生產力會提高一倍。與「命令和控制」的管理風格相比,「寬鬆和放權」的管理模式,對經理級員工提高工作效率、降低工作壓力、強化自我驅動的效果顯著。而企業文化的建設,對員工實現自我驅動式發展,有着至關重要的作用。

火烈鳥公司人力資源總監黛安·福士特(603806)談到,「在火烈鳥,雖然長時間工作有時讓人煩躁,但管理者都認為保質保量完成工作是自己的使命。」她認為這源於火烈鳥「賦予」的管理文化。「我們一直承諾『賦予』人才力量,讓我們的員工感受到鼓舞、參与和挑戰。火烈鳥的主要戰略之一是為員工提供豐富而有回報的工作,讓員工在工作中實現專業發展與個人發展。我們堅信,這是實現員工自我驅動的重要途徑。」

超長待機本不應該成為值得誇耀的事,高效完成工作才是管理者應該追求的目標。但隨着科技和工具對人的異化越來越深入,在連嬰兒的第一句話都是「Hey Google」的時代,人與工作更加密不可分。但這是,反而「關機」的機制並不是每個組織都有。尤其是在想「掌控」一切的管理者眼中,「失聯」是不可想象的可怕事件。但適時休息讓自己和員工充電,以及掌握為員工「開機」的藝術和技術,讓整個組織更高效地面對工作目標,是管理者應有的素養。

圣母院激光建模

【极速六合分析】